金准网> 动态> 要闻> 浏览文章

理性面对还是简单站队,基因编辑的未来何去何从?

来源:全球风口 公众号   王煜全   2018-11-28 10:40 加入收藏 0

有些事情注定会是一种巧合


罗振宇说,妄人的判定就是这个人的想法未必不靠谱,但是他们的主要行动是四处找人支持自己的想法,然后对不支持的人,甚至是整个世界充满怨恨。

这好像是一个预言,因为半天之后,中国科学界出现了一位比妄人还可怕的人——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他向全世界宣布,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已经在中国诞生。他完成了全世界都明令禁止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实验。


罗振宇的说的妄人还只是拥有想法,贺建奎却敢用还不能证明的所谓“全球首例”概念,向全世界证明自己应该获得更多支持。甚至在目前还不无法确认真伪的实验申请书中,大言不惭的吹嘘自己的实验,“将在国际日益竞争激烈的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中脱颖而出;将为无数的重大遗传性疾病的治疗带来曙光。”


有媒体评论称,贺建奎打开了人类的潘多拉魔盒。这样的评论实在有点过于文艺。贺建奎的疯狂之举已经违反了我国生物技术的相关法规,挑战了人类伦理底线,让中国科技形象在世界范围内严重受损。


这个实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正式公布相关数据,它的真伪其实还有很多疑点。多方证据显示,贺建奎虽然身为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但是学校证明早已停薪留职。之前也没向学校汇报过这个方向的实验,基本判定他的实验和其就职的学校无关。


新闻报道上,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实验”的程序合法性在于他向深圳美和医院的临床伦理委员会进行了申请。北大医学院免疫学系教授王月丹,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贺建奎所做的基因编辑实验项目,确实只需医院的伦理委员会批准即可。


但我们先不讨论医院方面已经“甩锅”指出,贺建奎伪造申请的问题是否成立,我们只需讨论一个事实,那就是医院的临床伦理委员会有权力批准这样的项目吗?


首先,解释一下医院的临床伦理委员会是做什么的?

原国家卫生计生委于2016年公布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明确规定“从事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的医疗卫生机构是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工作的管理责任主体,应当设立伦理委员会,并采取有效措施保障伦理委员会独立开展伦理审查工作。

根据规定,临床伦理委员会的人员组成,不仅有医学专业人员,还必须有代表公众利益非医务人员,法律专家。伦理委员会要求至少有5人,应有不同年龄层次和不同性别的委员组成。这样的机构不可能不去遵守国家科学技术部、原卫生部于2003年曾颁布《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此规定要求,进行人胚胎干细胞研究,利用体外受精、体细胞核移植、单性复制技术或遗传修饰获得的囊胚,其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天。


“14天准则”,意味着第14天是一个胚胎可以分裂成同卵双胞胎的最晚时间点,标志着人生命的形成。几十年来,“14天准则”限制体外人类胚胎的研究。根据现行有关规定,深圳美和医院的临床伦理委员会,不能也无法超越相关规定,批准贺建奎的实验申请。所以,这个实验,很大可能性是伪造的数据来做的。


短短一天,科学界、产业界、舆论界罕见的如此关心一项前沿科技。各种评论铺天盖地,有人搬出《银翼杀手2049》里复制人共同守护的秘密的寓言,有人祭出弗拉西斯·福山的高深哲学著作,有人掰开揉碎的讲解什么是贺建奎所做的实验的理论基础,还有科学家群体义正严辞的集体声明谴责。更多讨论有助于我们厘清真相,让我们认清基因编辑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但同时也更需要一些理性的建设性意见。


亡羊补牢,建立机制防患于未然

中国科研人员冒天下之大不韪,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导致全世界的科学家对中国科研水平和伦理认知产生极大不信任。中国科技影响力在全球领域极大受损,未来影响不可预估。所以当下,亟需建立一个更加强大的防御机制。


目前,我们国家尽管出台了上述和基因编辑相关指导原则、管理意见,都还不是明确的法律法规,未来需要更完善的监管制度,才能保证基因编辑技术的合理合法展开。只有建立国家级别的监管制度,从根本上重视起来,收回医院临床伦理委员会批准关于人类胚胎的基因编辑技术的监管权力,才能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


这个先例绝对不能开,中国关于基因编辑的法规制度还不完善。这才是这个潘多拉魔盒被打开的可怕之处,我们并没有做好相关的防御准备。


基因编辑未来还将继续发展,今天更重要的不是一味声讨作为个人的贺建奎,而是要亡羊补牢,提升未来如何预防的手段,保障中国的基因编辑领域健康良性发展,避免未来不会有这样的事件再次出现。


加强科普宣传,公众需要更多理性认知

由于之前中国对基因编辑技术的公众科技教育不够,加上此次事件的突然爆发,人们对基因编辑代表的前沿生物技术会产生负面认知,不利于未来展开相关普及。就在我们昨天文章的评论里,我们也深深感受到了基因技术普及的匮乏。所以接下来,科学工作者如何共同推进相关技术的科学普及将任重道远。


这一点,我们应该学习国外的经验。我们在《全球创新260讲》中介绍过的阿希洛马会议。1975 年 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斯坦福大学教授Paul Berg在Asilomar 共同发起了一个生物学家会议,并制定了Asilomar Principle 阿希洛玛原则:


所有转基因科学操作都要有风险评估;

要有和风险相匹配的防范措施;

阿希洛玛会议是科学家事先防范风险、充分告知公众的典范,值得我们借鉴。今天更有必要加强对公众认知的宣传,因为很多生物研究已经是在商业机构里,商业机构更难遵守原则,大众更容易面临信息不对称带来的风险。


如果我们对基因编辑的科普宣传到位,这个实验中的家属对基因编辑有足够的认知,他应该会不会轻易允许这样高风险的实验。而目前我们看到资料显示,至少有7组家庭支持并参与了相关实验。所以科学家站出来发声很有必要,如果我们的科普做得很到位,大众掌握更好的基因编辑的认知,这样事情发生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让危机成为契机,加强国内外交流达成共识

此次事件令人略感欣慰的是,中国科学界的迅速集体发声,共同谴责贺建奎的疯狂之举。但是之前科学家们互相之间讨论确实较少,相关的国际交流也缺乏有效途径。未来如何更好的和国际前沿技术接轨,科学家要和社会建立广泛的共识。因为生物技术涉及到人类伦理终极问题,关系到每个人生存发展。


此次事件使得中国科学届在全世界受到谴责,恐怕不光是科学家甚至会有政府借此机会指责我们缺乏科技发展的道德伦理底线。这将使我们在道德上被置于一个非常被动的地步。所以我们国内的科学家和政府不仅需要坚定的表达立场,谴责贺建奎的个人行为,同时也要和国际学界多进行沟通,达成更多共识。


此次事件对于中国基因编辑领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机。相关风险已经讨论很多,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长远未来发展的机会。基因编辑必将改变我们人类发展的进程,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不是凭借观点和情绪做出站队的选择,而是应该凭借理性和事实跳出当下视角的局限,从更大时间尺度上面对基因编辑对人类未来的影响。


任何技术创新都将带来风险,人类发展从来如此。如何更好的监管而不是开历史的倒车,如何更科学持续研究而不是因噎废食,如何让所有人共享人类智慧成果避免垄断带来的公平缺失,在今天这个节点显得更为重要。

基因编辑,和人类历史进程的任何技术都一样,还需要不断完善。但面对一个新事物的态度,将取决我们未来的到底将去向何处。


我有话说
acbcn    2019/5/19 17:29:27

基因编辑有望突破人类死亡限制;

2
acbcn    2019/5/19 17:18:06

强例支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