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准网> 日记> 理财> 浏览文章

孙正义的“至暗时刻”,真的来了吗?

文 : 夏柳童2020-03-24 00:46:27 加入收藏
摘要:市值不断下降,《华尔街日报》最近又曝出危机:软银原本准备继续投资30亿美元帮助WeWork渡过难关的计划可能要作罢。而软银投资的公司中,不仅WeWork发展不顺,疫情之下很多企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据报道软银集团也正在额外筹集100亿美元资金,希望能让“愿景基金”有能力支持因新冠疫情而遭到重创的旗下公司。


市值不断下降,《华尔街日报》最近又曝出危机:软银原本准备继续投资30亿美元帮助WeWork渡过难关的计划可能要作罢。而软银投资的公司中,不仅WeWork发展不顺,疫情之下很多企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据报道软银集团也正在额外筹集100亿美元资金,希望能让“愿景基金”有能力支持因新冠疫情而遭到重创的旗下公司。


软银的多事之秋带来了很多质疑,硅谷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发布了一篇独家报道《愿景基金内战的背后》,指出软银今天的局面和其内部斗争有一定关系。


软银作为风险投资领域的头部公司,备受关注其实很正常,软银虽然风波不断,但是真的还没到孙正义的紧要关头。今天,我们补充几个不同角度,希望大家看到一个更为全面的软银和孙正义。


丨见过大风大浪的孙正义

今天软银的面临的危机,对孙正义来说,恐怕并不是最严峻的一次。孙正义作为一个风险投资的老战士,什么场面没见过。20多年前的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投资带来的快速增长极为疯狂,孙正义的身价曾经很短暂的超过了比尔·盖茨,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然而好景不长,当互联网泡沫破裂时,软银的估值从1868亿美元跌到18亿美元,几近破产。


所以在2019年WeWork风波时,孙正义就自信的表示,与20多年前濒临破产时相比,今天出现的小危机,恐怕只是小孩子的游戏。孙正义更为念念不忘的是当互联网革命发生时,他未能布局更大的机会,获得更大回报。虽然投资了中国的阿里,但也错过了今天互联网最大的赢家谷歌,亚马逊和苹果。


丨坚持创新的软银擅于逆势而行

软银诞生于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其成长的过程,正好处在我们今天经常讨论的日本经济“失去的十年”。其逆袭的原因就在于,它抛弃了只适应于专精一业的旧式日本企业文化,将价值的生长点设置在了由金融资本的粘合所带来的组织自由结合的可能性上。


软银只负责判断未来时代和市场的发展方向,而其他具体的业务实践则通过金融资本整合各方资源的方式完成。从这一点上来说,软银可以算作日本市场上第一代“产融资本”企业。软银在泡沫经济崩溃后的90年代中后期逆势发展,最终成长为今天的商业巨头。


丨独特的投资理念,打造F型战略

软银过去的成功,离不开其非常清晰的投资理念:看准一个新兴产业,然后下重注投资,保证产业未来形成时,自己成为赢家。我们和软银团队的早期成员、现在日本大阪市立大学里教创新的新藤晴臣教授交流过,他介绍软银的投资理念是要打造自己的F型战略:以金融为主干,以产业为横枝,以一个强大的主干整体布局于N个横枝,会使得软银立于不败之地。


这也是软银根据以往的经验总结出来的日本教训,日本电子产业曾经非常强大,产业链也很完善,当时盛行“I”型企业,即“产品战略论+组织论”的企业,如同一个字母“I”型的企业,当产品失败,整个企业也就垮台。特别是到90年代中后期,市场不再以标品决胜负的阶段,由大量“I”型企业构成的日本制造业界就迅速地丧失了优势。


所以孙正义认为传统的“I”型理论是错的,因为整个产业都是“覆巢之下无完卵”,需要布局多个产业。而新兴产业初期往往方向不明确,软银的做法就是不做最早的投资人,但在方向基本明确的时候下重注,给对方更高的估值和更大的投资额,让对方无法拒绝,尤其在布局电商的时候,这个方法让软银投中了阿里。


丨风险投资特殊的“一言堂”文化

最近有不少质疑指出,软银是一言堂文化。这种评价有点简单了,不久前《华尔街日报》一篇关于软银内部权力之争的文章指出,软银三位潜在继任者都是印度人,而且都是在美国谷歌这样的大公司里很高的职位。孙正义把他们挖来委以重任,有的年薪甚至达到一亿美元。如果软银是一言堂文化,不会在招聘任用方面,这么舍得重金招聘牛人委以重任。


之所以被误解为一言堂,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风险投资和一般投资不同,其投资决策更像是艺术,而不是冷冰的数字和逻辑推理。著名的风投基金KPCB就总结过说,“我们当初一致看好的项目最后都没成,投资回报最好的往往是当初大家争论激烈、分歧巨大的项目”。所以风险投资经常出现“一言堂”的局面,因为需要有一定资历的投资人来最后拍板,软银并不特殊。


丨风险投资巨无霸的特殊性

软银愿景基金有1000亿美元,是风险投资里的巨无霸,这就注定了他们的做法和其他风投基金不同。巨无霸的体量带来很多特殊的问题,所以不能拿其他基金的业绩来简单对比,因为一块钱增值100倍很容易,一个亿翻一番都太难了。所以软银基金的业绩应该对标传统的PE投资基金,而不是追求投资回报的倍数。


当然,风险投资的问题是回报周期长,资本流动性不够,所以软银真正最大的威胁是投资人的信任问题,尤其是这么大的资金量,背后往往有非常彪悍的金主,像沙特的小萨勒曼王子,孙正义和他们的博弈甚至超越了投资回报和商业协议的层面。


软银和孙正义因为不断创新,不断扩张产业布局,一定会面临更多挑战。但过往的历史证明了,孙正义是个了不起的有远见卓识的人物,也有雄心壮志挑战现有的体系。


所以,对软银和对孙正义,别着急下判断,让子弹再飞一会,也许你会看到不同的结果。

文 : 夏柳童
文章点评0条评论
夏柳童

夏柳童

阅读:1273 文章:45

你的投资成绩并非像奥运跳水比赛的方式评分,难度高低并不重要,你正确地投资一家简单易懂而竞争力持续的企业所得到的回报,与你辛苦地分析一家变量不断、复杂难懂的企业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