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准网> 动态> 宏观> 浏览文章

中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别人都没躲过的坎我们怎么破?

来源:全球风口 公众号   王煜全   2018-12-04 15:28 加入收藏 0

在西方有个墨菲定律,越怕出事,越会出事。在中国我们管它叫做怕啥来啥。


中等收入陷阱,是对发展中国家影响深远且很难迈过的一个门槛,一直以来是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所担心的问题。但是据说,中国经济已经掉进了中等收入陷阱。


640.jpg

中欧商学院教授许小年在前不久的一次演讲中,对于当前的中国经济,下了一个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的结论:中国经济已经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所谓的中等收入大概是人均收入1万美元左右,中等收入陷阱并不是说1万美元的人均收入是一个魔障谁也过不去,而是说一个国家通过工业化可以实现经济增长,但是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工业化所带来的增长动力消失了,经济增长缺乏新的动力,于是就停在1万美元左右。”

“从数据上来讲,大概在1990年代晚期,1块钱人民币的投资可以带来大约4毛钱到5毛钱的新增GDP;今天或者说去年,1块钱的投资能够带来多少新增GDP?我们看到的统计数字是,1块钱人民币的投资能够带来新增GDP只有7分,不等于0也差不多了。所以这个时候投资怎么都拉不起来,边际收益接近0了。”


许小年教授结论很果断,说实在有些打击人,这确实是我们都不想面对的悲观现实。但是从客观数据来看,也很有说服力,好像也没什么太多反驳的理由。难道连续保持多年增长的中国经济真的掉进了中等收入陷阱?就这么认了,貌似谁也不甘心。


不甘心,悲观叹气都没有用。好在许小年教授给出了破解之道。


许小年教授给出了他的答案:破解中等收入陷阱,要走效率增长的道路。效率增长关键要看企业的创新,他认为促进企业创新,就要在这几个方面下功夫:


1、要保护私有产权;
2 、缩小国营经济范围;
3、 放松和解除管制;
4、全面减税。


作为一个经济学家,许小年教授提出的解决之道确实非常重要,切中当下经济的要害。我们认同创新的价值,尤其是在科技全球化趋势之下,创新的意义非同寻常,但是如何创新,需要方法。首先创新不能一概而论,我们认为创新分为三类:


一、是科技转化类创新。以高校科研成果转化成产品为代表,是更加根本的创新,创新壁垒高、价值大,但需要强大的科研和科技转化能力为基础。


二、是开源类创新。以开源的工具和方法为代表,像人工智能的算法、基因编辑的工具等等,很多科技潮流是开源类创新,特点是紧跟科技突破的前沿、和应用结合,就能取得领先,问题是竞争激烈、门槛往往迅速降低,企业不能迅速建立壁垒,就有被淘汰的风险。


三、是应用类型创新。将前沿技术结合具体的产业应用,转化成具体的产品和服务。虽然技术门槛看起来不高,但是特定的行业基础往往会成为主要竞争力。


作为专注投资全球高科技产业的风险投资人,作为致力推动中国企业与全球高科技对接的投资机构,对于如何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如何转向创新驱动的效率经济,我们海银资本有相对务实的思考:


首先,我们认为全球创新生态体系是一个整体。


传统的产业创新是由大公司完成的,所以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吸引世界500强企业为主,不光带来了先进的企业经营理念和制造能力,也让中国企业加入到全球产业分工合作的体系中去,在向全世界提供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商品的同时,也发展起来大规模、开放和复杂的制造业体系。


其次,中小科技企业成为创新主力。


传统的产业创新由大公司完成,但1980年美国通过了拜杜法案,大批中小科技企业承担起了科技产品化的责任,成为了科技创新的主力。这些企业的特点是:

  • 经验丰富的企业家和优秀科学家搭档完成科技成果的产品转化;产品转化完成前公司很小,完成后则迅速长大;

  • 在公司产品上市前基本不做宣传,外界了解很少;

  • 一般产品化需要5-8年,20年左右有望成为世界500强企业。

  • 全球科技创新进入新时代,科技创新对经济的贡献持续增大。不能把握住这个趋势,会错失科技升级的机会


第三:中国的真正优势是科技制造业。


科技制造业是科技产业生态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传统产业制造环节利润较低,因此传统跨国企业把制造移出了美国本土。但现在全球进入了科技创新的井喷期,尤其是以有实体产品的硬科技为代表,对于科技创新企业来说,制造能力至关重要,因此中国的科技制造优势愈加凸显。


中国制造业的优势,就在于和先进科技企业对接,能够帮对方完成最新科技产品的量产,说中国制造业在解决“大规模的、复杂产品的开放制造”方面全球唯一。


第四:中国科技产业布局要坚持开放。


我们已经意识到了科技产业的重要性,加大对高校科技的投资,的确提升了中国的科研水平,同时对开源类的科技(人工智能、基因工程)提供了很好的支持。不过制造业的水平提升,需要解决造什么、而不是如何造的问题。在持续为世界前沿科技提供制造的过程中,制造业的水平自然得以提升,而没有实际需求的引入先进制造工艺,反而可能给企业带来负作用。


“大规模的、复杂产品的开放制造能力”正是全球科技创新企业最需要的支持。中国如果能够持续输出这种支持能力,就能够从全球吸引大批先进科技企业,在协助其完成量产的过程中,完成自身的科技升级。


第五:中国应该是全球科技创新的加速器。


如今全球产业生态已经是一个整体。竞争不再是你死我活,而是对生态位的争夺。重要的不是消灭竞争对手,而是为自身争取更大的话语权。中国企业应该更加主动地融入到全球经济体系中去,到国外去开设工厂,主动与前沿科技创新企业合作,帮助他们更快地成功。


关于中国是否掉入了中等收入陷阱,我们不想辩论,但是我们确实到了一个必须改变的节点。面对我们所处的新一轮全球变化之中,我们觉得中国经济要走出目前的难题,一方面需要许小年教授提到的四方面的制度建设,另一方面也需要提升国际化和科技化的方法体系建设。

微信图片_20181204153451.jpg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