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准网> 动态> 国际> 浏览文章

读懂美国技术转移的“前世今生” ,揭秘创新效率独家心法

来源:全球风口   王煜全   2018-11-30 10:43 加入收藏 0

之前我们超级会员的系列文章中,介绍过专利发展和技术转移的相关历史,很多朋友想特别深入的了解一下关于技术转移的话题。今天我们结合美国大学的技术转移的发展历史,一起探讨其如何帮助美国创新效率有效提升。

技术转移到底是什么?

技术转移是人类的一项重要社会实践活动,它就像一个连接器和催化剂,帮助专利走向创新,让技术更快结合商业造福社会。技术转移(Technology Transfer)从概念上是指,某种技术(包括成熟技术和处于发明状态的技术) 由其起源地区或实践领域转而应用于其他地区或领域的过程。


按其转移方向,一般可分为地理空间位置上的双向传播和不同实践领域的单向扩散两大类;

按转移方式,可分为有偿转移和无偿转移;

按转移的范围,可分为国际转移和国内转移。

那么美国“大学技术转移“有何不同呢?

在美国,科技创新的商业应用推动美国长期经济增长。虽然在商业领域有不同的研究院通过研发计划激励创新,但促进知识增长的主要催化剂主要出现在美国研究型大学,也就是大学的技术转移。

 

美国大学的技术转移,更多是指根据高校、科研院所等研究型机构,对其技术项目、科技成果、对外技术服务案例、知识产权、实验室及设备、专家人才等进行整理,然后分类描述自身的资源情况,向企业提供包括可转化的科技成果。

 

美国高校的技术转移的影响

随着新的双向信息交流在学术界和行业界的研究人员之间开放,更多的商业协调知识交流是共享的,从而导致企业成功和经济影响的增加。

 

在21世纪,公立和私立研究型大学是创造创新的种子资本,它们促进了以科学和技术为基础的经济发展。然而,这种以创新促进经济发展的成功,需要有一些关键的基础:提供行业所需的训练有素的人力资本,并通过将其转换为商业应用的专业研究。

 

技术转让,商业化进程和区域经济大学开发的知识产权(IP)的传播如今在通过各种复杂的渠道进行。美国大多数主要研究型大学都支持技术转让办公室(TTO)。技术转移办公室积极寻求,注册和专利知识产权,并管理其发现的商业化。专业的TTO工作人员定期与大学研究人员合作,评估早期研究是否存在潜在的商业价值。

 

美国高校技术转移的成果离不开《拜杜法案》

自1980年颁布了《拜杜法案》之后,其对大学技术转移起到了很好激励措施。《拜杜法案》规定:除非有事先约定,否则大学有权选择是否保留联邦政府资助的科研成果所有权;大学可以向第三方转移上述科研成果,允许其向产业,特别是美国境内的小企业授权独占性许可,并取得相应的技术转移收入;在大学选择放弃该所有权的前提下,科研人员可以在协商的基础上持有所有权。

 

通过许可协议,更多小企业和创业公司可以获得更有价值的专利技术,这使得美国大学到公司的商业知识转移迅速增加。大学对此趋势表示欢迎,因为技术转让可以产生大量收入,并与外部利益相关者建立关系,促进当地经济增长和发展。

 

自上世纪70年代后期以来,美国联邦政府强烈担忧美国产业能否保持竞争优势及其如何增强全球经济竞争力。这些问题包括联邦资助的研发是否能够创造新知识和技术,并且完全而有效地开发利用,从而服务于国家经济;私营市场是否存在不恰当的壁垒阻碍创新和新技术的商业化以及企业创造力提升,是否存在更好的公私研发伙伴关系,来有效帮助企业创新,应对国家经济所面临的挑战。

 

《拜杜法案》一系列激励创新的政策纷纷出台

随着经济全球化进一步发展,美国经济系统如何能够快速吸收和利用学术部门的研发研究进展,有利于美国企业的经济发展,成为决策者们迫切需要应对的挑战。

《拜杜法案》之后,美国制定许多国家政策和相关计划来应对这些挑战,这些政策大多围绕如何更好地转移和开发联邦资助的研发成果。其中一些主要国家政策就是强化正式机制来转化产生于联邦资助科研活动中的知识。另一些政策加强有开发前景流向商业市场的早期技术,加速高校的研究与实验(R&D)的商业开发,并且促进创业小企业开展有商业潜力的创新研发活动。而自1980年代初期以来的美国联邦政府促进高校技术转移和商业化的主要政策可以参见下表。


政策(法案)名称主要内容简介
1980年技术创新法案 (史蒂文森·威德勒法案)通过指导联邦实验室促进联邦拥有和发明的技术转化到非联邦部门,确立技术转移为联邦政府的使命。
1980年大学和小企业专利程序法案 (拜杜法案)允许小企业、大学和非营利组织获得联邦经费开发的发明的权利。还允许政府拥有和政府运行的实验室授予独占性专利权给商业机构。
1984年专利和商标明确法案 (P.L. 98-620)进一步修订《史蒂文森·威德勒法案》和《拜杜法案》,涉及使用专利和许可执行技术转移。
1986年联邦技术转移法案使得联邦实验室能够联合外部当事人一起进入合作研究和开发协议(CRADAs),谈判实验室产生发明专利的许可。
总统行政命令12591, 促进有权使用科学与技术 (1987年4月)里根总统发布,这一行政命令寻求确保联邦实验室执行技术转移。
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法案主要关注在公-私R&D伙伴、技术转移和商业化合作(此外还测度贸易和知识产权保护)。在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NIST)设立制造业延伸伙伴(MEP)计划。
1989年国家竞争性技术转移法案修订联邦技术转移法案扩展CRADAs的使用,包括政府所有合约者运行的联邦实验室,并增加非披露规定。
1992年小企业创新发展法案对现有的SBIR计划再授权,同时增大SBIR在机构预算的占比和项目的最大金额。还设立小企业技术转移(STTR) 计划,增强政府拥有承包人运行的联邦实验室和小企业、大学以及非营利机构伙伴之间的合作研究机会。
1993年国家合作研究和生产法案放松合作生产活动限制,使研究合作体能够通过合作共同获得技术。
1995年国家技术转移和提升法案修订《史蒂文森·威德勒法案》使得CRADAs对联邦实验室、科学家和私营企业更有吸引力。
2000年技术转移商业化法案放宽CRADA许可权力,使这类协议对私营产业更有吸引力,加大联邦技术的转化。设立有联邦实验室的机构技术转移绩效报告要求。
2007年美国COMPETES(为有意义地促进一流的技术、教育与科学创造机会法[COMPETES])法案授权增加R&D投资;加强从小学到研究生层次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的教育;进一步提升国家的创新基础设施。创立先进能源研究计划署(ARPA-E)促进和资助先进能源技术R&D;还要求成立“总统的创新和竞争力理事会”。
2010年美国COMPETES再授权法案更新2007年美国COMPETES法案,授权在随后的3年提供额外的资金支持科学技术和教育计划 。许多规定旨在切实巩固美国经济基础,创造新工作,以及提升美国的海外竞争力。
总统备忘录,加速联邦研究的技术转移和商业化支持高成长企业 (2011年10月)由奥巴马总统发布, 这份备忘录指导联邦部门和机构多种行动,包括设立目标、测度绩效、优化管理流程以及推动地方和区域伙伴计划,以加速技术转移并支持在私营部门商业化。

数据来源:Science Engineering Indicators 2014


对美国高校技术转移最重要的一项激励政策就是1980年颁布的《拜杜法案》。到21世纪初期,其他国家也纷纷效仿美国执行类似《拜杜法案》的政策,给予其高校 (而非发明者或政府)得到政府资助的研究所产生的专利的所有权。


这些相继出台的政策法规不断提升美国创新效率,这个提升在专利数量增长上体现的非常明显。2012年,美国专利和商标局(USPTO)共计批准了8,700件专利给美国和国外高校,占其所有批准专利的3.4%。其中美国高校共获得5,100件专利, 外国高校获得3,600件。在1990年代,高校专利的增速快于总体USPTO专利的增速,高校专利所占比例也从1992年的1.6%增长到1999年的2.4%。


有一个数据值得我们重视,在2000-2012年间,USPTO授予给国外高校的专利增长更快,2012年是2000年的6倍,达到3,600件,占所有USPTO专利的比例也从2000年的0.4%增长到2012年的1.4%。


这一数据背后背后的现象值得我们思考。创新地图的超级会员的专家顾问,世界华人技术经理人协会董事会成员、专利律师柴德平之前接受我们关于中国专利发展水平的采访时说过,一个国家的专利水平不仅体现在本国申请专利的数量,也要到科技更发达的地区去申请专利,这才是真正的创新能力的体现。中国的企业要国际化,要走出去,需要不断加强自身的研发实力,要学会申请国际专利,来提升自身产品在全球的市场的竞争力。


在思考美国大学的技术转移对提高创新效率时我们发现,专利技术保护和专利政策一直是美国政府对高校创新创造生产力不竭的动力。如何通过建立明确的法律制度,打造有益创新的环境值得我们更加重视。


相对而言,中国近年来已经开始着力探索大学技术创新和转移,努力提供良好的专利申请、保护政策。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学校、企业和专利机构,都在促进一个更鼓励创新,提升创新效率的环境产生。但在高效的商业转化过程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创新地图作为中美科技创新对接平台,一直持续关注全球科技创新动态扫描,致力于为中国企业家提供科技化、国际化系统工具与思考。我们的超级会员服务,就是明确要帮助更多中国企业发现、寻找、对接全球创新,面向中国新一代企业家提供探索科技化与国际化方法体系的独家顶级会员产品,一起助力中国下一代跨国企业家快速的崛起。


在科技浪潮的时代中,了解自己领域中最优秀的技术和企业,才能知己知彼赢在未来,希望通过我们超级会员的持续服务,能够帮中国企业加速实现国际化进程,做中国企业的全球化出海的参谋部。


我有话说